当前位置:主页 > 旅游智库 > 旅游规划 > 正文
从广义旅游学视角看目的地建设
时间:2013-09-04 11:03     来源:中国旅游报     作者:admin


    近日,《广义旅游学》学术交流座谈会在北京召开,这显示着“广义旅游学”概念及其学术体系的正式确立。广义旅游学是以人类行为与社会环境之间内在运动作为研究对象,其核心概念是旅游资源、旅游产品、旅游空间、旅游市场和旅游产业等“五位一体”。广义旅游学的特点就是领域广、思维广、视野广,且广而深化。立于广义旅游学的大视野中,多位专家学者对目的地建设问题做出富有深远意味的解读。

    □本报记者沈仲亮

    城市规划:尊重历史,适应城市的自然生长

    北京市旅游委主任鲁勇博士指出,城市规划是对城市未来发展、合理布局和各项建设的综合部署。按照现行国家《城市用地分类和规划建设用地标准》,城镇的规划建设是以城市的常住人口数量为基数确定的,缺乏对旅游人数的考量。而目前一些城市的旅游接待人数远远高于常住人口数量,由此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。

   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刘德谦认为,不少地方当初开发旅游时就缺少科学的旅游规划。各式商家纷纷进村、进镇、进城,本地居民也做起了买卖,院墙拆了改商铺,百姓住房改旅馆。好端端的古村镇、古城拆了真古董造个假古董。如果用早已获得全球共识的标准来衡量,《关于历史遗迹修缮的雅典宪章》、《威尼斯宪章》、《华盛顿宪章》、《奈良真实性宣言》所强调的原生性、完整性、真实性和多样性,几乎被我们的规划师和建筑师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魏小安认为,城市是生长的,不仅仅是发展的,这就意味着有其自发自为自在自足的要素,有其内在的规律性。如果只强调发展,还是人定胜天的思路,做规划,大拆大建,就像把有机体大卸八块,这只有解剖学上的意义,而不是生物学和生理学的意义,更不是社会学和心理学上的意义。敬畏自然、珍视资源、善待文化、尊重前人,这是底线。现在进入大建设时期,千万不能大破坏。

    在这个向度上,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戴学峰也有自己的思考。他认为,人为的城市规划要尽可能地适应城市的自然生长,要详细研究不同城市特殊的业已形成的复杂系统,特别是那些老城区,要改造落后的基础设施,让居住在其中的原住民受益,逐步引入新的业态,盘活老城区。如此城市规划有很多难点,老旧的城区在不推平拆迁的前提下,如何改造落后的基础设施?在房屋产权难以改变的前提下,如何引进落户新的业态?不搬迁高密度原住民的前提下,如何改善居住环境?然而这正是考验规划者的地方。简单推倒重来式的规划谁都会,难就难在不推倒重来的有机更新。

    据了解,广义旅游学不仅是解释现实的理论框架,也是对应未来的理论体系。而对于城市规划的未来发展,魏小安指出,要创建和经营“未来城市”,其特点概括起来是“民俗风、山水画、田园诗、文化歌、生活曲、梦幻情”。未来城市的参照系,第一个是瑞士的日内瓦。日内瓦令人感触最深的就是湖边上的村庄,每一个村庄都是花园。所有的房子都有花栏,摆花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邻里和环境。日内瓦从来不说自己是国际化城市,但好多总部都集中在日内瓦;第二个是德国的海德堡。那里有700年的历史,在那里可以诗意的栖居、诗意的生活、诗意的工作、诗意的创造。而中国的各类城市,有这样的东西吗?现在这是最迫切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 公共服务:聚合优势,做一流体验综合体

    对于当前旅游公共服务的不“给力”状况,鲁勇分析,2011年,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颁布了《城市公共休闲服务与管理导则》,它是以居民为重点编制的,这是适应社会生产力进步、推动城市转型发展的积极举措。目前,各个城市都非常重视以常住人口为保障重点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,但是缺少以大量流动着的旅游者为主要对象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。由于这一缺失,以保障居民为重点的公共服务体系将面临巨大的服务资源、服务设施等短缺的压力。